萌狐悍妻 第十八章 考验

小说:萌狐悍妻 作者:魔笛童子 更新时间:2018-09-19 18:10:39 源网站:九九九文学
  见这个黑衣人看着云河发呆,钱小信相当无语,心里吐槽:云公子的颜值真是厉害了,连一个正准备自尽的杀手都被他的美貌所吸引。

  走进来的人正是云河。

  这个自尽不成、反被云河的一道气息定住了的杯具黑衣人。

  他的手脚虽然被定住,但云河并没有对他使用禁言术,因此这个黑衣人还是能说话的。

 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黑衣人拼命瞪着不能转动的眼珠,也只能用眼角鱼尾的目光看见美得不像话的云河了。

  突然云河双眸之中幽幽的蓝焰一闪,黑衣人心里大骇,正想把目光移开,但已经迟了!他的眼睛就瞬间变得涣散空洞起来。

  “说吧,到底是谁派你来的?”云河悠然地问。

  钱小信正想说,这家伙嘴硬得狠,没那么容易招的,刚才自己已经试探过了,一点作用也没有。

  孰知道那黑衣人竟然开口老实回答:“我是奉天宝阁闻天禄长老之命前来拿你们的性命。”

  “我们跟闻天禄无怨无仇,闻天禄为什么要杀我们?”云河又问。

  黑衣人继续回答:“钱小珊和钱小信是钱乐的儿女。至于阁下,四处打探钱乐的下落,想必跟钱乐是一伙的,闻长老下令将你们一窝端了,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!”

  云河继续问:“钱乐真的背叛了天宝阁吗?为什么闻天禄连他的儿女朋友都不放过。”

  “我们阁主二十载之前因病离世,阁中只有闻天禄和竹雅畅两位长老有资格继承阁主之职。但钱乐是竹长老的人,只有把竹长老的人全部铲除,闻长老才有机会登上阁主之位。为此,闻长老设计嫁祸给竹长老,把他从长老之位上拉下来,所有追随竹长老的人都不能幸免。”黑衣人答。

  云河在丹神宗跟竹雅畅有过一面之缘。

  那时候,竹雅畅给云河的感觉,就是一位年轻有为,清高冷冽的正人君子,年纪轻轻早已经是高阶归空境。

  竹雅畅带着钱乐到丹神宗捉拿天鑫长老时,表现得是那么机智果断,坚守原则,可不像是会背叛天宝阁的人。

  云河当时还很感慨,天宝阁有此少年英才。同时他也看得出竹雅畅跟钱乐的关系匪浅。钱乐在天宝阁的地位水涨船高,没少是因为竹雅畅的提携。

  没想到事隔五十年,物是人非。

  “现在竹长老和钱乐他们怎样?”云河怒着问。

  “竹长老和钱乐一样,因为背叛天宝阁,涉嫌盗取天宝阁的秘术而被我们闻长老拿下了。”

  “竹长老和钱乐还活着吗?他们现在被困在哪里?”云河追问。

  “不知道,我只是奉命而为。”黑衣人这次的回答再简洁。

  “一群败类!我早就知道,父亲并不是不忠不义之人!”钱小信气得一手将黑衣人的面罩撕了,然后一拳打在他脸上。

  黑衣人的半边脸瞬间肿成包子。

  云河却表现得很冷静,其实他早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。

  刚才有一个黑衣人潜入云河的房间。

  可怜那个倒霉的家伙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就瞬间被云河拿下,还被扔进四重天里。

  现实世界已经过去一刻钟,那个家伙已经在里面待了超过十年,变成了一个忠心的灵魂奴仆。

  云河读取了他的记忆,知道了这些黑衣人的身份和目的。

  别看他笑得风轻云淡的,实则内心已经掀起万丈巨浪。

  他也就离开凡间五十年,没想到凡间的天宝阁已经腐朽成这样了……

  身为中天总阁的副阁主,云河觉得自己是是时候该好好整理一下凡间的天宝阁,否则他日重归中天,就不好向玄天宝交代了。

  就只剩下第三个黑衣人云河没出手。

  之所以不急着帮钱小信,反而神不知,鬼不觉,悄悄打造了一个隔音结界,就是想让两人在里面慢慢决斗呢!

  钱小信打得大汗淋漓,他却悠然自在地观赏了这一场激战。

  他这样做,并不是喜欢看人斗得你死我活,而是觉得钱小信难得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他是故意给钱小信一个锻炼的机会,让他提升实战能力。

  果然云河没有看错人,钱小信的悟性极高,一百回合下来,实战技巧,反应度和灵敏度都大大提升了一个档次。

  钱小信是个可造之才呀!

  人家还是临时工,人手紧缺的云河已经有招揽和栽培之心了。

  直到黑衣人想自尽,云河才出手阻止。

  至于云河故意用催眠术让黑衣人自己开口把事情都交代了,那主要是为了让钱小信亲耳听一听实情……

  想到若不是云河神通盖世,又义薄云天地给自己赠送宝物,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,钱小信憋了一肚子气,他对云河道:

  “云公子,这家伙怎么处理?杀了他吗?”

  “他只是闻天禄的棋子,杀了他也于事无补,留着他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处,就姑且饶他一命吧!”云河道。

  “那就照云公子的意思去办。”钱小信虽然很想杀了眼前这个家伙解恨,只是既然做了云河的仆人,那就是尊重云河的决定。

  云河伸手一探,将最后一个黑衣人收进九重神殿里。

  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,钱小信又吓了一跳,难道是空间法宝?这可不是谁都能拥有的。

  九重道器、催眠术、空间法宝……

  云河身上到底还有多少底牌?

  钱小信觉得这位主人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钱小信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大叫一声“不好了”,神色慌张地对云河说:“云公子,糟糕了!我姐姐就在隔壁休息,黑衣人可能不止一个!我担心姐姐有危险!”

  云河笑了笑道:“你放心好,攻击丫头的黑衣人早就被我拿下来。我是看你打得兴致勃勃,才不打断你而已。”

  钱小信听了才放下心头巨石。

  他心里在想:云公子明明拥有绝对的力量,却没有出手,难道是想考验自己的能力?

  钱小信暗暗庆幸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最终还是把黑衣人打败了,应该没让云公子失望吧?

  “小信子,快回去休息吧!明天我们要早点出发,要养足精神喔!”云河笑着,向钱小信子做了个“拜拜”的动作就离开了钱小信的房间。

  此刻,钱小珊还在呼呼大睡,说着狠狠的梦话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跑一回。

  翌日,云河很早就跑去柜台。

  司南早就坐在那里等他了。

  “前辈,我们要走了,请帮我们结数。”

  “每间房两千赤炎币一天,三间包房,总共六千赤炎币。”司南回答。

  在从前的青桐郡,租住一间上等包房的一天的费用才一百赤炎币而已,就算是在帝都五百一天的包房已经很侈奢了。

  这间简陋的暮日旅店居然叫价两千,实在是天价。

  云河却没在意价钱,钱对他来说,只是一串数字而已。

  云河利落地变出一个装有三千赤炎币的空间戒指,递给司南,然后又用尊敬的语气道:“前辈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前辈愿不愿意帮帮我这个小辈?”

  司南用深遂的目光凝视着云河,仿佛要把他的灵魂看穿。

  云河顿时有些紧张了……

  老实说,这辈子让他有紧张感觉的人不超过三个,第一个是父亲,第二个是师父,第三个就是眼前这个神秘的掌柜了。

  司南突然耐人寻味的笑道:“小狐狸,你可是想说吞天兽的事。”

  关于自己是天狐族人,云河没跟司南说过,他现在是以人类的形态在赤炎国走行。

  至于吞天兽的事,云河同样没跟司南说过。

  但对于司南如何得知自己的身世和目的,云河并不惊讶。

  在他拥有九重天神实力之后,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读到化神的记忆了,那么境界比自己高得多的掌柜,能读取到自己的想法又有什么好奇怪的?

  “是的,前辈!”云河老实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每个星球都有寿元,寿元耗尽之后,也会像其他生灵那样遵从弱肉强食,生老病死的规律,或是被高级的生灵吞噬,或是崩解而消失,此事不可避免,恕我不能帮你。”司南道。

  他是站在观望者的角度陈述自己的观点。

  “可是前辈,就算这个我们所居住的世界因为衰老而崩溃,可这里还住着千千万万无辜的生灵……”云河见司南不愿意插手吞天兽的事,十分着急了!

  “小狐狸,我虽然不能帮你救这个世界,但是昨天有三个不识好歹的家伙闯了进来,你打造了结界,把战斗现场与这个世界隔离起来,避免了本店的经济损失,我是看在眼内的。作为报酬,我可以送你一份答谢礼。”司南说着,变出一张玉符,交给云河。

  “谢谢前辈,请问这玉符如何使用?”云河用。

  眼前这位前辈至少是界王神吧?界王神送的东西,绝对是中天,甚至是圣地都没有的好东西。

  说不定这玉符就是一件圣物。

  现在云河最缺的就是圣级的力量,这玉符让他产生了无穷希望。

  云河小心翼翼地把玉符托在掌心,细细地打量。

  这是一个精致的鱼形玉制品。

  奇怪的是,这玉所雕的鱼相貌甚是奇怪,头出奇的大,眼睛也大,跟身躯完全不成比例,鱼的嘴角还带着调皮的笑容。

  且不说奇特的外观,说到这玉符的手工,那可以说是鬼斧神工,栩栩如生。

  本书来自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唐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狐悍妻,萌狐悍妻最新章节,萌狐悍妻 九九九文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